网站首页
龙海新闻
云霄新闻
长泰新闻
漳浦新闻
诏安新闻
南靖新闻
平和新闻
华安新闻

平和:红土地涌现作家群 根植乡土创出好作品

  25日下午,在漳州市区众望书城,一场《超然之美 林语堂的心灵境界》文学讲座与现场签售在这里举行。数十名作家及文学爱好者与会,主讲嘉宾漳州市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会员黄荣才以漫谈的形式,和大家分享了文学大师林语堂的心灵境界,作家的文学情怀等。

  黄荣才是近年涌现出来的“平和作家群”中的一位。近年来平和作家群无论是队伍发展还是作品发表都呈“井喷”之势。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平和作家群在《人民文学》《诗刊》等一大批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各类作品一千多篇(首),正式出版各类作品近百部,近百件作品获得市级以上及各种报刊文学奖项。目前,全县有市级作协以上会员31人,省作协以上会员22人,中国作协会员3人。

根植乡土 创出好作品

  “最近有多家出版社来联系,准备正式出版《嘎山》这部长篇小说。”3月20日下午,漳州市作协常务副主席、中国作协会员、平和籍作家何也向记者分享了这个喜讯。

  《嘎山》是何也创作的一篇长篇小说,发表在江苏省作协主办的《雨花·中国作家研究》2017年第8期。同何也之前的作品一样,《嘎山》这部长篇小说地域特色尤为明显。作品中,何也大量使用闽南话。

  小说一经发表,好评如潮。“《嘎山》是一部有雄心的小说,一部试图展示闽南某一地域百年风云的小说,堪称一部闽南地区的《百年孤独》。”评论家顾建平这样评价道。

  值得一提的还有,《嘎山》是《雨花·中国作家研究》杂志今年发表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是该杂志打破惯例,整本杂志只发一个作者的一篇小说。“因为这是一部非常优秀的小说,它值得我们拿出整期的篇幅来发表。”该刊则用这样的“编者的话”来解释原因。

  注重对本土文化的挖掘是近年平和作家群的一个突出特点。2017年5月,平和本土作家黄荣才推出首部长篇红色少年小说《螺号声声》。该书以90年前的红色历史“平和暴动”为背景,成功塑造了罗号这一少年英雄角色。小说在全国上架后,不到半年又再版上市,成为少儿畅销读物之一。

  此外,马乔的《平和秘史》《平和秘籍》,卢一心的长篇小说《三平祖师》,叶庚成的散文集《燃烧的泥土》等,也都是对本土特色文化的挖掘与阐释。

  “作家就是要根植乡土,《嘎山》虽然是一部小说,但在书里面,可以看到家乡的灵通山和大芹山等身影。”何也说,家乡的许多风土人情也同样刻画到小说中。

  “我只是一名醉心故乡文化的精髓挖掘者。”马乔说,他希望更多群众能通过他的文章了解故乡的轶事与人文典故,为挖掘和弘扬乡土文化做出点滴贡献。

紧抓品牌 作品主题化

  “书稿《少年林语堂》已完成,预计五月份出版。”黄荣才深呼了一口气,大半年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这将是他近年来出版的第12本专著。

  黄荣才写小说,也写散文。黄荣才散文最具特色的,当是他有关林语堂的题材。目前黄荣才已经出了四本有关林语堂的书:《我的乡贤林语堂》《闲读林语堂》《林语堂读本》和《超然之美:林语堂的心灵境界》。即将出版的《少年林语堂》则是他第五本有关林语堂的书。

  “平和县是著名文化大师林语堂的出生地。林语堂作为从平和走向世界的文化大师,其价值或者说作为平和文化品牌的影响力,逐渐在提升。”在黄荣才看来,近几年来,平和作家创作出许多与林语堂有关的作品,在全省独树一帜,甚至形成独特品牌。这其中有马乔散文集《语堂故里》、许少梅的散文集《爱你不是两三天》、林丽红的散文集《诗意地栖居》和叶庚成的散文集《燃烧的泥土》等。

  在平和县,除了林语堂外,还有王阳明、周碧初、克拉克瓷、明清土楼群、琯溪蜜柚和白芽奇兰茶等众多文化品牌。这些都成为平和本土作家创作的富矿。当地也涌现出罗龙海、林晓文、苏丽梅、游惠艺、朱向青、张朝晖、郭能全、黄朝阳、朱超源等一批中青年作家。

  王阳明是明代大儒,曾挥师“象湖山”荡平山寇,并奏请明王朝在“蛮荒之地”设立平和县。所以有人认为“王阳明造就了平和县”,“王阳明是平和之父”。平和本土作家张山梁研究王阳明颇有心得,成为平和研究王阳明的带头人。他的《心灯点亮平和》是有关福建省阳明地域文化首部论著,成为全国各地研究王阳明与平和关系的重要文献。

  “打响文化品牌,推出新人新作。”如今还担任平和林语堂文学馆首任馆长,曾任过平和林语堂研究会会长的黄荣才告诉记者,这几年来,平和县共举办了首届林语堂小说奖大赛和林语堂散文奖大赛等文学赛事,邀请全国著名作家走进平和,和省、市作协等联合开展“走进语堂故里”采风活动等,以林语堂这一文化高峰带动平和文化氛围的兴起,同时编辑出版相关书籍,推出了一大批带有明显文化品牌、凸显主题的文学作品,在全县营造了良好文学创作氛围。

多因素凝成作家群

  “多因素凝成‘平和作家群’,首先是文化底蕴及文化的传承,如王阳明、林语堂等。”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杨少衡认为,林语堂“平和作家群”形成的一个重要因素。林语堂在这里出生、度过快乐的童年时光、接受启蒙教育,他的成就让本地文学人油然产生自豪感,成为一种学习的榜样,激励着很多平和作家在文学的道路上坚持、坚守,奋力攀登文学的高峰。

  “其次是乡土文化的影响。”杨少衡说,平和地处闽南,与闽西交界,又与粤东接壤,既有闽南文化又有客家文化,而且又是中央苏区县,又有红土地文化,这些都为作家提供了丰厚的创作源泉与灵感。

  “还有就是得益于个人的努力。”杨少衡分析说,他曾几次到平和采风,和平和县的作家一起交流座谈,发现平和县有着良好的文学生态环境,许多作家都很敬业,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坚持创作,而且相互影响,相互支持,这很了不起。

  “平和县文学生态确实很好。”平和县作协主席黄水成认为,平和县的文学创作之所以能欣欣向荣、健康向上,首先得益于当地对人才、对文学创作的重视,为广大文学创作者提供一个较好的创作平台,使得平和文坛能坚守一方净土。

  “闲适平和”是平和县政府根据林语堂的文学精髓所提炼出来的宣传口号。这四个字也成了当地作家群的真实写照:固守着心灵的一片净土,一心一意地耕耘,既“闲适”又“平和”,写出了成功与辉煌,写出了平和人的朴实、勤劳与风骨。同时,这些作家在创作上互相鼓励、互相学习,良性互动,文化氛围浓厚,丰厚的文化土壤里孕育出了一大批团结、坚定的创作力量。

  “艰苦、朴实、拼搏是平和的底色。”平和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黄榕城说,正是这些作家对乡土的眷恋,才创作出那么多优秀的作品。

  “平和籍作家目前主要形成三个同心圆。”黄水成告诉记者,在平和本地,出现以黄荣才为代表的本土作家群,主要成员包括马乔、卢一心、黄水成、罗龙海、林丽红、许少梅、叶庚成、黄朝阳、朱超源等;在漳州出现了以何也为代表的平和籍作家群,其成员包括江惠春、朱向青、朱亚圣、吴常青等;在厦门以苏丽梅、黄武疆、林鸿东等为代表的平和籍作家群。

  最近,平和作协与福建媒体记者联合到平和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九峰镇采风,几十篇文章在在全省各地报刊副刊陆续刊载,郭能全、朱超源等一大批新人在成长,整个队伍创作势头强劲。

  “新时代下的文学工作者也要有更高的使命感。”黄榕城说,目前平和县正全面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加快建设“生态·活力·闲适”新平和。这就需要更多的文学工作者扎根基层沃土,传承红色基因,用更好文学作品提振人心,激发人们干事创业的精气神,走好新的长征路。(全媒体记者 萧镇平 通讯员 黄水成 文/图)

记者手记>>文学“厚土壤”助长“平和作家群”

  平和县10多个作家近年来共出版近百部文学专集,斩获百来个市级以上文学奖项,的确有其独到之处。

  但即使有较多的作家与作品,也未必能形成“群”,因为“群”要讲究一定的共性与凝聚力。

  每位作家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但群体的出现散发出一种共性的光彩,这些共性的光彩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强大的光芒。平和的这些作家就有这种共性的光彩。

  一个作家群的崛起,还要有深厚的历史沿袭。平和县历史悠久,具有深厚的文学土壤,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底蕴的交织,这也让文学的生命力在这块土地上不间断地发生、发展、繁荣。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文学创作生态。正如在采访中,何也、黄荣才、黄水成、吴常青等作家所言,平和有一种欣欣向荣、健康向上的文学创作生态,有一种相互帮带、相互支持的文学生态。所以“平和作家群”也就应运而生了,这个现象值得关注。(全媒体记者 萧镇平)

原标题:平和:红土地涌现作家群责任编辑:苏仕颖
频道推荐
  • 平和新农人:期盼再造家乡蜜柚业
  • 平和县“四体系”防范和遏制较大以上事故
  • 突发:与妻子到医院探望病人 不料丈夫突然
  • 平和县委书记郭德志:决胜全面小康 打造闲
  • 打了“水光针”女子脸部溃烂变形 美容店涉
  • 惨!平和一满载蜜柚大货车冲出护栏 消防官
  • 平和代县长带队到北京推介蜜柚和奇兰茶(图
  • 平和:交警“护航”蜜柚节交通
  • 点击排行榜
    服务乡村振兴 “平和县霞寨镇律师工作室”揭牌 平和南胜窑洞口陂沟窑址环境整治工程整体有序 平和:男子醉酒多次拨打110报警台进行骚扰被行 平和县一男子扫墓用火不慎引发森林火灾 被刑事 平和警方6小时速破入室盗窃案 跨区抓获两名逃窜 平和文博中心停车场项目预计4月份竣工 可提供 平和:红土地涌现作家群 根植乡土创出好作品 平和文峰镇推进农村污水垃圾巧治理 建成5个人工